当前位置:主页 > 在线留言 >

超巨的坎坷成长路!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-01-08 阅读: 转至微博:

  在最糟糕的夜晚,后仰跳投短了,口袋传球慢了。扬尼斯-阿德托孔博不脱球衣不洗澡,怒气冲冲地跑出布拉德利中心,从主场更衣室一路跑到球员停车场,跳进本地福特车行租来的探险者。他右转开上密尔沃基市区北四街,驶向霍安大桥,朝南再开6英里到弗朗西斯街的天主教神学院。这里有牧师祷告,雄鹿的训练师。字母哥就在这里发泄怒气。他会复盘刚才打过的比赛:投丢的每个球,错失的每次机会。有时1点离开,有时3点,等他的白色球衣再次干透。“我太生气了,如果直接回家,我担心无处发泄,”阿德托孔博说,“这是我的发泄方式。”
  阿德托孔博习惯控制在场上的打气方式,因为有一次看到克里斯-保罗在输球后这么做,他注意到球迷留在场边不走,举起手机拍他。阿德托孔博不希望人们说他爱演,于是他离开球馆,去另一个空间和时间里。在这里他不是名声在外的亿元先生,不是那个研究魔术师快攻、威少死亡之瞪,拥有硕大胸肌的男人,不是和勒布朗肉搏,模仿德克,享受MVP欢呼,渴望得到40分的球员。他甚至不是那个3年半前来到美国大开眼界的首轮菜鸟,在推特上讨论喝的第一杯思慕雪,他拒绝用自动注油泵,兴奋得自己动手。在西木村的In-N-Out吃完汉堡,他兴奋地大叫:“这里就是美国,真正的美国,难道不美吗?”
  他是来自雅典的小贩,在卫城周边叫卖手表、太阳眼镜、玩具和电子游戏。父母害怕警察查身份证,把他们赶回非洲。查尔斯和维罗妮卡-阿德托孔博在1991年从尼日利亚搬到希腊追求更好的生活。他们在那生有4个孩子,不断接到驱逐令搬来搬去。但扬尼斯想到童年越多,就越有共鸣。“我不能忘了它,”阿德托孔博解释道,“我不能说‘我已经成功,那已经结束了。’我经常会记起它,那教会我如何工作。”他可以白天叫卖,晚上为游客唱圣诞歌,回家后依旧口袋空空,食不果腹。他伤心地说:“从没保障。”在美国,他发现了最大区别:“如果我在这里工作,努力会有回报,这对我来说是最棒的。”这种区别驱使阿德托孔博回到球馆,不管是输球,还是客场回来或者背靠背刚起床,都直奔球馆。
  阿德托孔博身高2米11,脖子以下全是腿,对方教练经常抱怨他走步。然后他们去看录像。“他没走,”奇才主教练斯科特-布鲁克斯说,“只是我们从没见过这样步伐的球员。”在NBA的长腿族里,凯文-杜兰特是得分手,安东尼-戴维斯是快刀手。阿德托孔博是创造者,四步过半场,就像大卡车碾压小桥车般俯瞰对手。杜兰特和戴维斯尝试打控卫,而阿德托恐怖已经这么做了:在对手头顶送出助攻,他是各项数据之王:场均23.9分、9.1个篮板、5.9次助攻、1.9次抢断、1.9次封盖。他将是2004年继迈克尔-里德后第一位入选全明星的雄鹿球员,可能你还没法拼他的名字。

关键词:

    推荐图文